作者 主题: 海潮如旧 (原创轻小说)  (阅读 427 次)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主题.

Oct9265464

  • 青年面包
  • ***
  • 帖子: 296
  • 评价: +3/-0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海潮如旧 (原创轻小说)
« 回复 #30 于: 二月 23, 2021, 12:36:37 下午 »
|∀゚好看,但是设定可以有

daokun

  • 烫金面包
  • *****
  • 帖子: 3052
  • 评价: +8/-0
  • 你坛唯一指定大失败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海潮如旧 (原创轻小说)
« 回复 #31 于: 二月 23, 2021, 01:41:41 下午 »
整,都可以整
整快点!
人生在世不称意 ,何不宅家打游戏

giedovdg2013

  • 幼年面包
  • *
  • 帖子: 8
  • 评价: +3/-0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海潮如旧 (原创轻小说)
« 回复 #32 于: 二月 23, 2021, 01:48:45 下午 »
部分设定
虚拟大陆 七大陆 9洲 64国
A阿特西斯Astercisk  B柏令芬Berlingveen C卡塞多尼亚-拉特兰 Cacedonia-Raatland D的文诺 Devenoir E伊思托迈尔 Estomeier  F 法兰蒂克 Frantilke    极地 Antarctic
时代科技水平较发达,近似现实世界近未来
物理法则:特殊能力可操控粒子  开发出的特殊能力可在能力者周围一定范围内操纵物体物理特性。
历史:重要梳理时间线
国家历史35年 海峡两岸大区国家西部图尔科区。海峡东部为国家主要地区,原首都所在地国家是如何建立的 国内革命,推翻帝制封建专制,建立共和国
拉希德·维拉尔特 国父 维拉尔特家族为第一代执政权力机关。旧世代皇族脱离权力中心,被制度架空,但在两派妥协下最终仅有皇室家族得以保留,废除贵族制度,改贵族议会制为国会制。
萨拉斯亚-博沃(希腊语 海山) 海峡隔开 类似伊斯坦布尔
伊蒂斯特(科研城市 希腊语:科学)
首都:卡塞特欧斯(希腊语:政权)
以上属伊斯托迈尔大陆和的文诺大陆交界 图尔科Tuerko(neta自土耳其地理位置)国
Eydjafall(冰岛语:火山)自治大区
男: 纳德耶·埃吉尔 Nadeje Agir
女1:阿莫尼亚·维罗尼萨 特殊能力拥有者 Armonia Veronysa 维拉尔特家族后代 私生女
男2:司默兰·卡索尔蒂 Smaaland Catholdi 情报部门 男主妹妹表亲
男3:伊斯卡·德尔加多 Isca Delagdo 国土安全局 初中同学
女2:卡娅拉米 Kyalami Blazzer 合并家庭后成为女主名义上的妹妹
家族:布莱泽Blazzers   
女2亲哥 皮奥尼耶 Pioniere Blazzer 隶属财团,青年成为权利上层
男主妹妹 福柏·埃吉尔 Phoebe Agir
男主在欧雷尔德的旧识 女3:Johrlan Sacatre 约兰·萨卡特雷
哈德斯贝里三世 Hadesberg the III公主
出场武器:欧雷尔德:MK46 SOPMODII  SN TFAR-L/H 步兵 一体化作战信息系统
支援武器:MN240通用机枪 MKR46精确射手步枪 INEAS重机枪  AIN.338狙击步枪
MS107A2反器材狙击步枪
TUR:ARQ16 ARQ103 ARN94 军用AN105
服装 基本防弹衣 陶瓷碳纤插板防弹衣 集成显示防弹头盔 角膜信息芯片系统  抗粒子干扰服 纳米外骨骼一体化紧身战斗服
战机:EUR:FG/A-18  FG-25 FG-32  ADFG01(试做   BM1/B BM29 BM50常规、战略轰炸机  BS117 BS2 隐身战术 战略轰炸机
TUR: SNT-27 SNT-30SM SNT-37 SNT-200 SNT-57(Type50) XS03A(试做)CFA50歼轰




daokun

  • 烫金面包
  • *****
  • 帖子: 3052
  • 评价: +8/-0
  • 你坛唯一指定大失败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海潮如旧 (原创轻小说)
« 回复 #33 于: 二月 23, 2021, 02:13:57 下午 »
 :gln004: 好耶
人生在世不称意 ,何不宅家打游戏

蒼鳥

  • 面包姬
  • 烫金面包
  • *****
  • 帖子: 1404
  • 评价: +18/-0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海潮如旧 (原创轻小说)
« 回复 #34 于: 二月 23, 2021, 09:01:57 下午 »
资瓷!
 :gln004: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

giedovdg2013

  • 幼年面包
  • *
  • 帖子: 8
  • 评价: +3/-0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海潮如旧 (原创轻小说)
« 回复 #35 于: 二月 25, 2021, 08:59:57 下午 »
先更一下写好的下一个部分,中间有一段故事补全会在之后发
空了一篇

雪日初霁,冬日残阳映红了半边云天。晴海区都心西高速下的火车站聚集了一批等待着开往城内的通勤列车的乘客。售票处和进站口的闸机早已因为连日的抗议破败不堪。非理性的时代背景下,非理性的公民开始宣泄自己对于国家的不满,随之演化出的集体暴力行为,无人负责,无人买单。当非理性的浪潮席卷整个国家,那些所谓的合理诉求,变成了主流的民意,推动反对当政者运动的雪崩隆隆向前行进。
我独自缩在站台的一隅,翻阅着网络上的各种传言。
大规模举债却难见成效的经济刺激计划,愈加削弱了本来就经受不起大刀阔斧改革的政权合法性,近半年内发生的120多起示威游行事件,已经从原来的集会变得规模难以控制。造成这一切的幕后推手,我却不否认自己与其相关联。
自从行政系统内部的政治献金被从我运营的自媒体平台揭露出后,事件就变得越发不可收拾。谁也没有想到我为了领盒饭自导自演拍摄的玩笑照片真的成为了引燃动乱的最后一根稻草。风光旖旎的奥图河畔,安全警察秘密处决宣扬先进思想的正义教师的场景,恰到好处的被抓拍,被泄露到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不得不佩服民众对于时事的敏感程度,即便是没太经过精心设计的摆拍圈套,也足够令我们成为普林西普那般的“英雄”。
升上高中以来,学校升学压力的减轻让课余时间的副业成为可能。
星点火光在远处忽明忽暗,空气中凛冽寒风中和了游行中暴力示威造成的火灾硝烟的刺鼻气味,冷不丁的快速穿越铁路隧道,直冲进每一位乘客的鼻腔。絮状雪片随风飘落,冲锋衣的领口看来又得缩紧一圈。
遭洗礼后残存的灯管,惨白的LED灯光映照出站内铁轨冰冷的走向和候车人迷茫疲惫的面孔,E235系通勤列车从远处弯道缓缓驶来
沉闷的车轮压过铁轨接缝处产生的震动声从远处传来,每向前挪动一步都是对已经等待了将近5分钟车隔焦急人群的慰藉。收起手机走向站台黄线前的候车区,远处刚从楼梯上下来的身影吸引了我的注意。
显然秋季学校的制服已然抵挡不住入冬的寒冷,初雪傍晚预示天气从此转凉,博弗鲁尔海峡的海风潮湿冷清,女生们校服裙下早已经换上了厚实的连裤袜,双层围巾包裹下精致的脸庞依稀可见。尤利娅一路小跑奔向站台的末尾,这里是人最少最容易上车的区域。
单手拎起单肩挎书包的可爱女生,有点笨拙的举动与这站台上聚集的有序等车乘客不和。我俯身捡起刚从她口袋里掉落出来的卡套和零钱,凑近正在整理鞋带的她。
谢谢你,埃吉尔同学。依旧是校园里作为班花和学生会成员时常挂在脸上的阳光般的笑容,只不过今天多了些夕阳的折射打光,这笑容中隐藏着一股淡淡的忧郁。平日毫无保留的真心笑容,在今天怕是遇到了真正的困难。我想这是上次见面后时运的安排?
举手之劳罢了,不过话说回来也是碰巧,恕我冒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平时应该是不坐电车回家的吧
女孩纯真的内心向别人坦露的时候,是很难想象平时非亲友之间的那层薄纱般的隔阂,可以在她的人格魅力中削减大半距离。尤利娅轻声回道:哦……是的,今天……我家里有约,要去市中心那边见几位客人。
从围巾和脸颊中哈气开始徐徐飘出,随着残阳燃尽最后一点光芒,西边的天空便只剩深红色和仅存的黄色余晖。见她回答的有些犹豫,私人家事也不方便多问。
列车到站音乐响起
二号站台,即将到站的是 萨拉斯亚博沃二号线 开往电信中心方面的 各站停车的列车,请站台上的乘客站在黄线以外候车
市中心旧线路的站台没有升级改造,屏蔽门的组件还在一旁的库房里等待安装。让过尤利娅,双肩包跨在身前好不容易挤上了车。手机应用里车厢的混杂率已经超过170%。伫立的人群在嘈杂的车厢中随钢轨的每一道弯曲无言地摇晃,尤利娅和我委身靠门的车厢连接处一隅。驶过解放者立交桥的弯道后,列车逐渐放慢速度停了下来。
机外停车?偏偏赶在晚高峰? 是前面的车次积压了么,带着疑惑看了信息并未显示任何异常,只能感叹时运不济,要么是受电弓或者输电线路又故障,再就是前方的平交道口怕是又阻塞了。但话说回来,对面的车次,车隔貌似已经超过了9分钟
人群的骚动开始变大,车厢内不安的乘客纷纷望向窗外,一组荷枪实弹的士兵列队堵在了整列车的前后,每两人守住一截车厢的单一出口。车内广播配合车外的军队装甲车辆广播响起,从这条线开始往里,变成了军事封锁区。
这个国家的暴力机器已经不听从政府的直接命令,开始作为起义和夺取政权的一方,以往的暴力示威活动,要在市民的眼前演变为如今真正的政变。茫然和求助,愤怒和担忧,平日和善温柔的尤利娅眼中褪去了自信,在寻觅着他人的帮助,又好似万念俱灰般,做好了最坏情况的打算。
动乱的目的如果包含推翻家族集团的既得利益,那尤利娅便深处危急时刻,此时时间已然不允许我做出进一步的考虑,再不想办法,尤利娅恐将作为人质被扣押作为交易的筹码。
跳帧发动,时空的涟漪以两人的身体为圆心扩散,半径10米以内的球体空间内,随着冲击波的扩散和时间逐渐趋于停滞,淡黑色透明的领域向外延展,全副武装的士兵受冲击击倒的姿态在一瞬之间定格。凭借视线干扰和光学迷彩,两支突击步枪被顺手牵羊。
能帮我解开他们腰间背心上的口袋吗,速度快
刚从惊魂未定的状态恢复理智,尤利娅勉强用颤抖的手硬拉开了绑带。
把里面装子弹的盒子拿出来,直接丢给我就行。
接下6条弹匣,突围便有了武装保障。在静止区域即将消失的前夕,我一把拉起尤利娅,顾不得女生的身体能否承受住如此剧烈的运动,在用突击步枪短点射精准击杀了两名包围的士兵后,用时空护盾掩护着我们钻进了铁路周围的防护树丛带。密集的曳光弹穿透树丛,进行火力覆盖的同时扫荡和照亮我们两人所有可能的逃脱轨迹。
铁路跨线桥的防护网部分地方已经锈迹斑驳,时空涟漪激起的冲击波足以在小范围内破坏这最后一层阻碍我们逃脱包围网的障碍。尤利娅踉跄的蹭下了铁路两旁的混凝土护坡,本来整洁的校服也被树丛划出千疮百孔。
跳上来,快,这是要去你的目的地最快的方法了
满载武器和资源供给前线兵变的货运列车不紧不慢的前行,二人从风声呼啸的狭窄链接车钩处挪步,拉开车厢门的瞬间,外部高速的风压直接将我们推进了车内。
总算是捡回一条命,长舒一口气的我终于有时间顾及在一旁瘫坐的尤利娅
少女突然扑向我,双手紧扣住我的腰间,漂亮的脸颊埋在胸前解开风衣后露出的内衬里,微微有短暂的抽泣,少倾,皮肤感觉到了温热的濡湿。
很少有人经历过生死的考验后内心还能够如此平静,尤利娅的谢谢才出口半句,就被因恐惧流出的泪水噤声。
她身旁的斜挎包上的魔术扣早已松开,一张藏在文具夹层里的照片漏出半张褪色的部分。
哟,现在这时代,还能用胶卷相机照相的人家已经是少之又少了,大小姐家的相机,怕不是要上万块钱。好奇心驱使着我双指捻出这张相纸,看到的是尤利娅家人的合照。
照片上的人,是一位称不上不熟悉的先生
尤利娅平日在校内或班级内给同学的印象,多是举止端庄优雅,待人友善平易近人的富家小姐,交际不甚广泛却总有固定的知心朋友能无时无刻围在她身边分享生活琐事的公主,如果用完美无瑕形容的话有多少因她平时的小性格接地气的幽默存在偏颇。同学们猜测她的身家不菲,应是财团掌门人千金,但谁也不会猜到隐藏在她身份下的,是她作为国家当前元首的女儿的现实。
城内的风暴四起时她还要孤身进城,作为女儿的她只是在尽自己最大努力保护她那“愚蠢”的父亲。虽是被国民称为“已经变质”的领导人,面临已然行将就木的固定结局,纵使她的女儿如何优秀,也避免不了最坏的结局。这一程,也算是我亲眼见证这个曾经富足国家的政权的覆灭的机会。
或许可以说,自己从升入高中以来所做的所有事情,俨然已经在虚拟世界中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位匿名英雄,高举反对派的大旗揭露当前政权治下社会的种种不堪与缺陷,最终亲手埋葬了身边所有人的和平稳定的生活,这一切到现在为止真的值得么。民主政治夸大了公众的作用,公众不可能付出时间精力,只有当一件事成为通俗易懂的矛盾冲突时,才能唤起公众的关注和兴趣。只要能辨认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对公众来说就足够了。舆论的力量总会是不断成长的,当累积一定数量的观念受众时,这种坚持观念正确的人数造成的舆论力量量变最终会引发舆论立场的质变,操纵人心,需要的不是多么高明的洗脑的艺术,反倒是生活中贴近受众利益的深入解读,即便其最终的立场是别有用心而为之,也会或多或少获得收获。我在无形中,已经剥夺了一个家庭此后享受幸福的权利。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只不过是在赎罪
赎罪? 有犯下过什么无法原谅的过错么
或许……有吧
平时不太能说得上话的二人,如今在车厢内捡回性命的时候,平民阶层的我反倒是能跟觉得地位斐然的学生会成员进行初步的交心了。
她看到了我手中执起的那张褪色的照片
我的父亲,做了很多对不起这个国家的事情。你,恨他吗,
不过还未等我开口,她紧接着占据了我回答所反应的时间
人们恨他,讨厌他,人们讨厌不透明的地方,人们恨那些剥夺了他们自由和权利的敌人,于是把我的父亲认定为了那个人。他总是把不应是的过错揽到自己的身上,她用还带着哭腔的颤抖声音小声呢喃着,他在我心中,至少作为父亲的形象,一直守护着这个家
任何为人父母者,都会拥有与一份挂在外表上显露的人格所不同的柔软之处
平民不妄议政事,简短的回答,除此之外我难以出口我是动摇人心的始作俑者
谢谢你能成为理解我的人
埃吉尔同学,我父亲的事情,还恳请你保密哦,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与此同时我也不会将你刚才展示出来的真正能力报告给学校。
略显狡黠的笑容划过,眼前的女孩,正坚强地望着远方市中心的硝烟火光,眼神中既有期盼,更多的是担忧和伤感,隐藏在她天真和蔼面孔下的,不曾想到是如此般的成熟。如果是她拥有这难能可贵的特质,这个国家或许还有很大的希望。
尤利娅属于B级,但她特殊的社会地位使得她进入了学校自治组织的管理层,而我这种平时关注点本来就少的N级,只能通过自己擅长的科目的成绩引起一定程度的关注罢了。
为了救出父亲或者能亲眼见自己父母最后一面,至于自己殒命都在所不惜。或者说她已经做好了用言语打动士兵放行自己的天真计划。不愧是理想主义的实践者,但是现实往往残酷的不遂人愿。
等这辆运送补给物资的列车到达胜利广场站(Plaza Victorica)的编组站台时,才是我们二人突入人民宫的最艰难时刻,一旦被发现,尤利娅将直接面临死亡的威胁。从胜利广场这一换乘枢纽到位于市区人民广场(E’Squareo Publica),除了穿越可能已经建构完推进封锁线的卢梭大街(Avenueo Reausseau)的三个路口,还要面对卫队和军队的交火地带,现在隔着列车的车皮,依稀可以听到外面混乱嘈杂的爆炸声和枪声,透过数个街区的阻隔,告知着全体国人对首都政权的总攻开始。

除夕夜

  • 战痕累累面包机
  • 烫金面包
  • ****
  • 帖子: 2218
  • 评价: +15/-0
  • HAPPYNEWYEAR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海潮如旧 (原创轻小说)
« 回复 #36 于: 二月 25, 2021, 09:46:36 下午 »
请收下我微不足道的敬意
 :gln001:
想玩N1RV

蒼鳥

  • 面包姬
  • 烫金面包
  • *****
  • 帖子: 1404
  • 评价: +18/-0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海潮如旧 (原创轻小说)
« 回复 #37 于: 二月 25, 2021, 10:36:10 下午 »
啊,高产
 :gln001: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

daokun

  • 烫金面包
  • *****
  • 帖子: 3052
  • 评价: +8/-0
  • 你坛唯一指定大失败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海潮如旧 (原创轻小说)
« 回复 #38 于: 二月 25, 2021, 11:31:54 下午 »
啊……真好
帖主高产
创作版楷模
人生在世不称意 ,何不宅家打游戏